智庫中國 > 

宏觀政策須積極主動精準到位

來源:中國經濟網 | 作者: | 時間:2020-04-29 | 責編:李曉曼

 

4月17日,國家統計局披露了2020年一季度經濟社會發展數據。新冠肺炎疫情沖擊中國經濟的劇烈程度顯現,GDP下降了6.8%,不過一些短期趨勢指標和結構性指標向好,說明我國經濟基本面并未傷筋動骨。只要應對得當,在鞏固目前防控疫情成效基礎上中國經濟盡快回復正常并持續向好是有信心的。要盡力避免短期失速,實現在長期防疫情形下經濟穩定發展,宏觀政策須積極主動精準到位。

一季度經濟形勢分析

從一季度數據看,可以有四個評價。

一是損失巨大。一季度GDP下降了6.8%,以去年近百萬億GDP規模來衡量,我國經濟遭受的損失巨大。前所未有的疫情沖擊,在全球范圍內導致要素流動幾近中斷,社會活動一度被迫停擺,這樣的損失我們不得不忍受。尤其是居民收入首次實質性下降,一季度,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8561元,同比名義增長0.8%。

二是跌勢有變。按月份環比衡量,從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社會投資和居民消費三項指標看,中國經濟受疫情的負面沖擊開始收窄,預示著增長趨勢開始向好。工業增加值增速由前2個月的-13.5%大幅收窄到3月份的-1.1%,而消費同比下降19.0%,投資同比下降16.1%(其中基礎設施投資下降19.7%,制造業投資下降25.2%),3月份環比收窄幅度小于工業增加值的收窄幅度,說明總體上疫情對總需求側的沖擊要大于對供給側的沖擊。這里有兩個問題需要關注:下一步要企業復產,首先在訂單恢復,表面上也就是市場回穩;深層次則是產業鏈條的修復,對比對外出口下降情況(下降11.4%),還意味著大量企業今后需要維持海外客戶不得不轉而開拓國內市場。

三是結構向好。一方面,雖然GDP同比下降6.8%,但國內糧食肉禽等生產、基礎原材料產業不僅未大幅下降,而且還錄得較高同比增長成績??梢娫庥鲋卮笠咔?,我國基本社會民生、基本發展條件受沖擊損傷有限,前者意味著中國保持社會穩定有“定心丸”,后者說明中國保持持續發展有“壓艙石”。

另一方面,由居民消費帶動的增長明顯,不僅國內市場對驅動增長的動能強勁,而且需求結構也能在一定程度上促進供給側的結構性轉型升級。雖然一季度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下降了19.0%,但與居民生活密切相關的商品仍呈增長態勢,限額以上單位糧油食品類、飲料類和中西藥品類商品分別增長12.6%、4.1%和2.9%,比1-2月份分別加快2.9、1.0和2.7個百分點。全國實物商品網上零售額增長5.9%。更值得欣慰的是,我國高技術制造業、新興服務業增長幅度可觀,其中高技術制造業中的計算機及辦公設備制造投資增長3.2%;高技術服務業中電子商務服務投資增長39.6%,專業技術服務投資增長36.7%,科技成果轉化服務投資增長17.4%。這些都說明,我國經濟結構性轉型升級趨勢不減,而且某種程度上還因疫情壓力出現了加快的勢頭。

四是就業企穩。民生以就業為首。一季度,全國城鎮新增就業229萬人。其中3月份全國城鎮調查失業率為5.9%,比2月份下降0.3個百分點;其中25—59歲群體人口調查失業率為5.4%,低于全國城鎮調查失業率0.5個百分點,比上月下降0.2個百分點。

上述情況說明,盡管全球疫情嚴峻,且先在我國暴發,但黨中央果斷決策、全民動員,基本阻斷了本土疫情傳播,為加快推進復工復產提供了堅實的條件。其次,中國經濟發展巨大的韌性、潛力和回旋余地的獨特優勢顯現,這是我們對未來保持信心的底氣和本錢。

基本判斷

第一,隨著國內復工復產和經濟運行起色漸顯,疫情對經濟的影響,已由國內防控因素沖擊向外部經濟停滯因素沖擊轉移。我國防范疫情輸入壓力不斷加大,復工復產和經濟社會發展面臨新的困難和挑戰。

第二,我國短期內保障經濟社會發展的基礎條件仍然堅實,經濟結構轉型升級和向好發展的趨勢未減,且仍可持續加快。

第三,未來中國經濟在全球領先增長的地位仍將保持不變。IMF預期全球經濟2020年下降3%。其中發達經濟體普遍出現大幅下降(達6.1%),美國5.9%,歐元區更達7.5%。在這種情況下,若中國經濟2020年按該組織預測有1.2%的正增長,則對比發達經濟體仍有7.3個百分點的領先。這在全球經濟中已屬難得。巨災面前,低增長不一定是失敗,生存就是勝利??紤]到災后可能的報復性增長,按照IMF的預測,2021年中國經濟增速將達9.2%,將居于全球首位。我國經濟在全球經濟增長的領先地位無論是速度還是貢獻度仍將持續。

政策建議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堅持底線思維,做好較長時間應對外部環境變化的思想準備和工作準備。在國內外疫情沖擊效應明顯且發展趨勢仍不樂觀情況下,今后一個時期的經濟政策不得不按因時制宜、因勢而動的原則相機抉擇。

一是繼續保持目前防范外部輸入疫情的高壓態勢,避免二次疫情苗頭。尤其是隨著疫情蔓延,要圍繞沿邊或出入境關口預防可能出現的突發性輸入事件。

二是統籌刺激增長與保障民生,著眼于就業與惠民。無論是新基建還是傳統基建更新升級或擴張,政府投資的重點要從著眼于GDP增長轉到就業帶動上。尤其要高度關注低收入群體和生計主要依靠當期現金流維持的群體,盡快實施分類保障措施。緊盯中小企業保生存狀況,制定專門方案持續進行增信貸、減稅費、緩債務等扶持,并注意提高措施落地的精準水平。

三是統籌長遠目標的實現與當下形勢的需要。要充分認識到,大疫之后,人們以往引以為常的生產生活方式也需要一定程度的改變。以前在常態下制定的各項發展目標,以及預設的政策界線,若有必要,諸如赤字率、杠桿率、貨幣擴張以及前期對于宏觀金融風險的指標,都要做適當的調整,該放下就放下,能突破的就突破,不可自縛手腳,成為工作中的包袱。一些短期措施也要避免形成長期發展的拖累造成制度性障礙。只要保持長期向好趨勢不變,一些原定目標即使推遲一至幾年實現并非不可接受。

四是統籌危機應對與體制轉型,著眼于國內市場激發與挖潛。鑒于疫情在全球嚴重蔓延的走勢仍未明顯,未來很可能呈現長期防疫中發展的格局。因此在推出即期應急措施的同時,需要兼顧長期改革發展的關系,下一步將著力點放在國內市場潛力的挖掘與產業鏈重構上。

根本之路是按照黨中央的決策部署,持續逐項落實全面深化改革的任務。向改革要動力,從制度挖潛力。當前對于市場交易,在持續推進網上政務、網上交易和遠程服務的同時,要進一步清理影響要素流動和市場交易的障礙,真正按照“負面清單”進一步降低準入門檻,同時切實加快監管體制與方式的轉型升級。今后的重點是市場監管的要實現“去行政化”,加快向專業化、社會化、信息化轉變,充分運用網絡與大數據技術實施,精準監測,尤其是快速有效地查處市場欺詐行為。對于金融行業,要盡快清理前期出于防風險需要采取的一些“一刀切”措施和變相回復和設置行政許可式監管,運用現代科技手段精準識別金融行為的條件已經具備,要提高這方面的能力,對金融業各種隱瞞、欺詐、惡意操縱行為給予精準、快速而嚴厲的打擊。

五是充分關注外部環境今后對我國發展的“變數”,全球經濟格局也會出現一次“洗牌”式重構。寧可把來自這方面的風險形勢估計得更嚴峻一些,一些調整或應對措施可更積極主動一些。首先是盯緊外部宏觀環境變化調整國內宏觀調控政策協調。其次是一些單方面的對外援助措施,需要建立事前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等方面嚴格而科學的評估,畢竟國內不少地區或群體也不易,疫情持續蔓延形勢下也需要增強應對能力。

 

發表評論

财神捕鱼天下第一